玩物尚志的“CHINA”收藏家胡艺 八月刊

2015-10-05        
在老古玩里有三句话叫做:货好勿忧,货正勿愁,货招手让人来。意思是说,只要你有好东西、真东西,就会不愁卖。因此,在投资高古瓷(民间俗称元朝以前产的陶瓷即为高古瓷)的时候有一
中国的瓷器自古享誉世界,精湛的技艺,独特的造型一直为世人所瞩目。而其中的高古瓷由于历史悠久,传世甚少更加成为瓷器收藏家追逐的目标。中国的瓷器大体可分为:高古瓷、近代瓷、现代瓷等。
      高古陶瓷主要是元以前出土的陶瓷器。
          在老古玩里有三句话叫做:货好勿忧,货正勿愁,货招手让人来。意思是说,只要你有好东西、真东西,就会不愁卖。因此,在投资高古瓷(民间俗称元朝以前产的陶瓷即为高古瓷)的时候有一个标准,就是一定要选择“名窑口、典型器”来收藏。比如说,唐代的名窑口是南青北白,南方以越窑的青瓷见长,北方以邢窑的白瓷取胜。那么收藏唐代瓷器时,就要重点考虑这两个窑口的典型器物。而投资宋代的瓷器,就最好选择五大名窑的东西,宋代的五大名窑分别是汝窑、官窑、哥窑、定窑和钧窑。就拿定窑来说,定窑又有粉定和土定之分,粉定是正宗的定窑,土定则是各地模仿烧造的产品,粉定的窑址在今天的河北曲阳,对于粉定的瓷器,投资者即使收藏不到带“官”字的,也要收藏一些胎白、釉好、图案漂亮的,这些瓷器极具升值潜力。相比之下土定的投资价值就要逊色一些。 另外宋代八大窑系是:定窑系、磁州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龙泉窑系、景德镇窑系、建窑系和越窑系。八大窑系的瓷器也符合“名窑口、典型器”的收藏标准,这些瓷窑的瓷器也都大有历史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容易保值和升值。宋官窑瓷和定窑瓷为主,其中尤以宋汝窑天青秞盘和南宋传世官窑弦纹瓶为贵。
精挑细选 胡艺夺魁
          在《文化CHINA》杂志社编委的精挑细选下,作为改版后的第一期,封面人物一定要和“CHINA”有关,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胡艺先生。
于是相约来到了他位于通州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胡艺艺术馆———这个翠绿环绕的二层建筑。看着门板上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大字,肃然起敬,这是一个有着怎样胸襟的人,何以用这句只要认识几十个汉字就知道的地球人的名言为座右铭,正在遐思中,被好客的主人热情的招呼声打断,迈步入内,博古架上摆放着各色古瓷器,清雅的居室上方挂着众多名家的真迹,我犹如穿越到古人的家室。
与主人胡艺寒暄后,坐定聊起了他和他的古陶瓷。碰巧圈里的朋友也在,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叙开了胡艺的收藏人生。
耳濡目染 迷上收藏
         说起收藏的缘起,胡艺回忆说:“自己的父亲就是个很有水准的画家,凭借画画的技能考进总政做舞美设计,后下放到通州,爱好画画的父亲给我和弟弟起名胡艺、胡术,这是父亲对艺术追求的期许,希望我们将来追求艺术。我到今天都不后悔我走过的路,我很满足。受父亲的耳濡目染,自小就对收藏很感兴趣,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了解并喜欢上了古陶瓷。”上世纪80年代中,胡艺开始介入收藏领域,由于对陶瓷情有独钟,他选择了收藏陶瓷类藏品,但那时还属于观望阶段,偶尔买点藏品。
        上世纪90年代,胡艺偶然认识了一个古玩界的“大咖”,便开始跟着他到处跑。这个人带着胡艺去各地看东西,刚开始买点小的,后来出手越来越大,可是随着买的东西越来越多,胡艺也渐渐发现,这些文物都是高仿赝品。他静下来反思,决定去拜访真正的专家和行家,并去了清华美院、央美等学者荟萃的集中地虚心讨教。另外,胡艺还独辟蹊径,乔装去顶级造假高手那里去“潜伏”,看别人的造假流程与工艺。比如模是什么样的,铜锈与老皮怎么造假,如何用牛粪与挖来的老坟土搅拌在一起埋置造假青铜器,做出在土里掩埋久远年份出土的样子等。这些心得与经验,为他鉴别真品赝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胡艺对自己的经历,感慨良多:“自小从骨子里就喜欢这个,小时候爸爸就喜欢艺术,自小就喜欢看爸爸画画,也收藏中国字画,因为条件有限,买不起。农村画画就是不务正业,我既从骨子里喜欢但是又不敢沾染,因为爸爸喜欢,妈妈不太喜欢,自己比较听妈妈的,心里疼妈妈,表现出排斥爸爸搞艺术。当时就立志,以后一定要搞经济。毕业后做任何事情都比别人付出多,包括开货车的时候用装卸工。一个车明明需要三个装卸工,自己就需要一个,有时候晚上都是自己装车。家里弟兄姊妹四个,靠自己养家,这些年都帮衬家里了,是家里的老大,家庭责任很强。”
         “第一个收藏是爸爸传下来的画,喜欢老画,古朴的,后来喜欢瓷器和石头,好的瓷器上画的就是很美的画,好的瓷器就是一件好的艺术品,百看不厌。画在瓷器上和雕刻在石头上的传承的特别久。能传承下来持久的东西我特别喜欢。天天看,琢磨得都入迷了,全家没有一个支持我收藏,我的小孙子支持我。我很欣慰。我喜欢的东西比较单一,以老窑瓷为主。和别人不一样,最早喜欢这东西,根本就不值钱,没考虑过卖,就是喜欢,现在看来值钱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再值钱我也没卖过,值多少钱我也不知道。”
 运输起家 牛刀小试
         30年前,胡艺跑运输,由于工作性质常要出差全国各地。生性喜欢古玩的他常常会到处逛逛,这也为日后的收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自己经商,也是运营车队,生意来往于上海、广州、四川、西北、东北等古玩集中的城市,胡艺常常穿梭于各个古玩市场,开始“赶市场”。胡艺说起那时自己痴迷的劲,自觉有点疯狂。“那时候,每到一个城市,因为不熟悉路,就直接拦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本市的古玩市场,直奔古玩而去。”为了淘到好货,他曾去小市场“捡漏”(在地摊上找寻好的珍品),也因此捡了很多品相、品位一流的“漏”。他也曾风雨无阻地去赶市场,只为找寻自己盼望已久的古瓷。还曾凌晨四点“抓鬼市”,就为了抢先一步得到一件自己满意的藏品。如此的痴狂,几乎是不由自主。
胡艺说:“年轻时候就一直搞经济,承包汽车,建筑。过程中也有活供不上,钱要不回来的时候,心情不好压力大的时候,也喜欢去看看这些。今天身体好,也是艺术品给我带来的快乐,它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一分钱没有的时候,它是我精神和经济上的财富。从我的性格到我的勤奋到我的尊严,一辈子受累,身体仍然很棒,就是这个爱好,我一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我的收藏,人有两大财富,精神和经济上的,要是没有收藏这个爱好,我早趴下了。”
       胡艺也承认当时初涉古玩,兴趣正浓却认识不够,且当时此类鉴赏书籍极少,所以常在真真假假中挣扎。但这些困难,一点都没有消退胡艺对古陶瓷的狂热,反而在这一领域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这些看似古旧不堪,甚至已不成形的破碗碎瓦为何能使胡艺从一个整天在铜臭堆里打滚的生意人,变成一个对自己近乎苛刻的古瓷器收藏家?
        我百思不得其解。而侃侃而谈的胡艺与他圈内的朋友,让我得到了答案。陶瓷距今已有近两千年的悠久历史,瓷器作为当时人民的生活用品,生动地再现了当时劳动人民的时代风貌,记录了当时的风土人情。
        特别是惹人喜欢的图案和纹样,使玩家爱不释手,甘于沉沦。每个器形、釉色、瓷胎都传承了上百上千年的文化积淀。凝炼的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民俗寓意,使得看似枯燥的收藏变得趣味盎然。所以,沉浸其中的玩家不亦乐乎。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胡艺说:“我喜欢瓷器跟一般人不太像,五年前,我所有买的东西,都是不值钱的。过去讲究玩明清官窑,我玩的基本都是没人要的,从古陶到老窑瓷,当时买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卖,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特贵的我就不买了,因为买回来都是放着,没卖过,承受不了。就喜欢老窑瓷的古朴,有内涵,看久了就像跟千年前的艺术对话。我最喜欢古朴的东西,可以回味。到现在为止,我为了买一件喜欢的老窑瓷,都会坚持跑很多次。我的座右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每天要是不学习两样知识,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我每天都坚持学习。我为了买一样东西,至少六到八件追踪,我要不买没人要,愿意花时间去谈,一定以最低的钱买上,不卖我就不停的去看,最长的一件花了三年的时间。一我喜欢,二不能花大价钱买,三是我不买别人不会买,能看懂的人不多。我认为这些东西是无价之宝,但是我买东西不能出高价,出高价我买不起,只能出时间,多去几次,最后买下来。因为我不买没人买,别人看不懂也不会看。我收藏的东西从来没想过要卖掉,纯粹是喜欢,爱这一行,不是为了赚钱而收藏。”
          收藏有快乐也有痛苦,喜怒悲哀乐,我认为喜多乐多。收藏老窑瓷,我自己学到的技术层面的东西,刨除五大名窑,五年前没有假的,因为真的还卖不出去。我从来不追求五大名窑,我走偏门。在古玩界,瓷器难鉴定,难鉴别的东西都是仿的到位的。像画画,齐白石,徐悲鸿年代画画好,也有人模仿,模仿的也不错。现在也有前朝仿后朝的,仿的特别好,也有仿的水平高很难鉴别的。老窑瓷里只有五大名窑最难鉴别,仿的很多,其他没有模仿的。我自己觉得玩五大名窑还不及格,还要继续学习,学到老,收藏到老。什么叫玩透了,比如钧窑,拿过来一看就知道是河南窑口的,山西窑口的还是山东窑口的,才算可以。老窑瓷鉴别除了拿过来感觉,还有细节的东西需要辅助鉴别,比如千年前的很多仿不出来,比如光泽度,土侵等。
温暖感人  儒商情怀
         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为北京的大发展提供了机遇,精明能干的胡艺也是抓住这个机遇,从运输转型,向建筑和房地产进军。诚实守信的他也有了不菲的收益,这为他此后成为职业收藏家奠定了物质基础。
      “跟我能做朋友的人,只要是我的朋友,一生都可以享受我对他们的温暖。因为跟我做朋友,这个人如果不好我就离他而去,一旦我认定这个朋友,特喜欢,我随时都关照。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大,一直关照家里,朋友遇到困难我心里可不舒服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关照。比如广州一朋友,玩古玩认识的,今年比较困难,其实没张口跟我借钱,我手里也就三万块钱,但是直接给了他两万。我说没钱永远不用给我,有钱富裕了再给我。帮助人的事多了去了,原来做装修的时候,有一次一朋友拉着我去玩,到了以后遇见一个老头,叫老唐,在那蹲着哭,说工钱没要出来,没钱回家过年。通县老板我一般都认识,然后我打电话找他老板问明情况,怎么不发工资给工人,自己跑回家……后来我自己给了他4600块钱,这老头扑通给我跪下了,我说你先回家过年,春节后来找我。后来我让他在工地看东西,给我把工地打理的井井有条。我心疼他,八月十五我拿着月饼和酒去工地看他。年底把工资开给他后我给了他五千过节费。他给我把工地整理的很好,第二年年底我又给了他一万奖金,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后来他回家过年高兴放爆竹把眼睛伤了,没回来,我派人接来给他治疗眼睛,钱都是我出,当时同仁医院很难排队,我派做饭的女工晚上去排队拿号。治疗差不多后转院,老唐在医院见人都说老板可好了,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医院护士都在那排队看这老板到底什么样,有这么好的老板。后来眼睛治疗好后,老唐回老家再没来过。住院费都是我出,年底照样给他发的工资。”
       “ 跟我打交道,我从来不用钱处理事情,都用合情合理的方式解决问题。我干装修的时候,大家都用钱罚,我从来不罚钱。处理事情我有自己的方式。比如工人洒涂料必须登记,如果总不改,那就给他换岗。还有装卸水泥不彻底的例子,采买刷子价格给的比别人高的例子,我处理事情的方式独特,讲理。事情处理得当,大家都是朋友。每年春节都有人来看我,我帮助了很多外地人,在我眼里没有北京人外地人的差别,全部都是中国人。”
成功玩家  以瓷会友
          一个成功的玩家要具备“三力”,即眼力、财力、魄力。眼力,就是要看得准,这件古瓷器是哪个年代的,出于哪个窑口,具有的文化价值;财力,就是要出得起钱;最后还要有魄力,该出手掏钱时就掏钱。
胡艺补充说,玩古瓷还要花精力。全国各地跑货,没有点体力与精神还真抵不住这样的辗转折腾。如今随着古玩市场的兴起,相当一部分人涉足收藏领域,具有财力而没有眼力成为了“新加破”(专指一些投资者,由于缺乏眼力,花大价钱购得不值钱的“新的”+“破的”古玩。)的行列,胡艺对此投机的现象表现出了一丝担心。
        而他也庆幸于自己拥有了成功玩家的“三力”,以此追求自己永不满足的高古瓷收藏,追求“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至高境界。
       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他的追求得到了各方的肯定与承认。他收藏的高古瓷已走在了圈内的前列,达到了相当的水准,在北京也已小有名气,常有周边城市的专家、玩家慕名而来,到他的艺术馆一聚,进行交流和鉴赏。小小的胡艺艺术馆成为了玩家的交流地,也成为了赏宝、鉴宝的会诊处。以瓷会友,对远古瓷器的研究在这个不大的艺术馆内有了更多的共鸣与欢笑。
高古陶瓷 件件孤品
        自从踏上收藏陶瓷的正途后,高古陶瓷也逐步进入了胡艺的视野。先是元明清陶瓷,再往前就是宋代的陶瓷,隋唐、南北朝、两晋、汉代的陶瓷逐个开始关注。随后,胡艺开始将精力专注收藏汉代及汉代前陶瓷,从此欲罢不能。
        为了更好的收藏高古陶瓷,胡艺花了大量的时间在阅读与此相关的历史书籍及参考文献上。因为喜爱,他“逼着”自己成为史学文化使者,只要听说哪里有考古发现,他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往考察。当然,前往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闲逛淘宝与博物馆参观更是家常便饭。“你一旦深入其中,就是醉心于此,日思夜想,甘之如饴。”
        目前,胡艺收藏的高古陶瓷有千来件,很多都是来自民间藏家之手,在北京、西安、洛阳、广州等地的古玩市场也淘了不少。胡艺说,同一时期不同地域,烧制出来的高古陶瓷也不尽相同。他现在经手摸过的高古陶瓷达上万件,基本上没有两件同样的藏品,所以他大胆断言:高古陶瓷基本上都是孤品,“当时是纯手工制作,工艺上不可能有流水线生产的精确度;另外就是年代久远,每个地方的气候、水和土质都会对器具本身的釉有影响,色彩花纹都会不同,不同场所老化的程度也不一样。”








 
著书建馆 与人分享
        胡艺对自己的收藏有一个明确的规划,“第一个阶段是收标准器,辨真伪;第二个阶段是有目的性地收藏文化、历史内涵丰富以及艺术风格独特的古陶瓷;第三个阶段是对自己的藏品有系统地研究,并将藏品与研究向公众开放。”但在对高古陶瓷的收藏过程中,胡艺发现,他竟找不到一本关于高古陶瓷收藏鉴赏类的专著,令想入门学习的人无法从典籍中寻找知识。于是,胡艺决定,将自己平时走访的几十个古玩市场、到博物馆参观学习研究,以及收藏中的经验和心得加以总结,拟著述《瓷器系列丛书》。据悉,他是国内第一个系统研究陶瓷专著的研究学者。
        接下来,胡艺计划陆续推出关于五大名窑陶瓷鉴赏的系列书籍,并根据自己的藏品分门别类,分别出版关于汉两彩、汉代青瓷、汉代釉陶等等的丛书,以及出版一本高古陶瓷精品集。其中,汉两彩非常珍贵,因为汉代失传的画工现在几乎只能在汉两彩与汉代壁砖上才能看到,比如凤凰鸟等图腾画面,只在汉两彩陶器上发现,所以能保存到现在的汉两彩是非常珍贵的。
        作为企业家,胡艺在积累资本的同时,渐渐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高古陶瓷的收藏中,他的“老板”身份也让位于“高古陶瓷收藏家”。设立高古陶瓷博物馆更是胡艺人生中的一个愿望,他希望能建成私人高古陶瓷博物馆,免费对外开放,将自己毕生所藏与普通百姓一同分享,让更多的人了解高古陶瓷,保护与研究高古陶瓷。
        每每提及中国文物外流、被盗、制假等现状,胡艺总是忧虑重重,言谈中流露“凭借个体之躯,如何妄想守护几千年中国文化”的无奈。他认为,目前没有立法在古玩造假的源头上严管严查。现在全国各地都有造假古玩,很多人自己做个小窑口就开始造假,这个产业很难净化,只能寄望于以后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