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钦珠益民聚宝收藏二三事 八月刊

2015-10-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编者按:经一位老领导介绍有幸认识民间神医夏钦珠老师,别号:玄玉山人。他自幼习武,精研气功,修习道家文化,治好了许许多多的疑难杂症,在坊间口碑相传,拥有数量庞大的忠
编者按:经一位老领导介绍有幸认识民间“神医”夏钦珠老师,别号:玄玉山人。他自幼习武,精研气功,修习道家文化,治好了许许多多的疑难杂症,在坊间口碑相传,拥有数量庞大的忠实拥趸。他个人在道家书法,鉴赏等多个领域都有成就。
 
益民聚宝收藏二三事
               玄玉山人
15年的诚信经营,换来了永久性的营业执照。
辛勤的汗水收获丰硕成果,诚信经营聚集良好的人脉。
2000年注册“北京益民聚宝”经营文化艺术品至今,期间酸、甜、苦、辣、咸五味皆尝过。但是更多的是诚信经营得到了良心上的宽慰。热情交友中得到了收藏的欢乐。
在北京创业的十五年获得“优秀个体经营者”并义务献血二次。见证了:从一开始破烂不堪的南小街,到拆迁后整洁干净居民楼与现代高级商厦“银河SOHO”,在此间玄玉山人一直没有离开“大方家胡同61号《北京益民聚宝》经营地址”。因此取得了收藏界朋友的信任,建立了以“北京益民聚宝”为中心的收藏圈。经营期间开拓了视野,丰富了人生,结交了五湖四海的朋友,在老师、朋友的帮助支持下玄玉山人今后的收藏养生之路会更加宽广久远 !



 
少儿时的我身体瘦弱多病,为了让身体强壮少得病,6岁时父亲把我送到青岛市台东五路丁拳师那里学习武术强身健体。习武过程中避免不了磕磕碰碰,所以手脚受伤是常有的事。每当小师兄弟受伤的时候,丁老师就会拿出他自己配置的中草药给我们敷到受伤的部位,敷上药后很快就不痛了,几天后就完全好了。当时自己就非常好奇,心里想我如果学会了这个本领那有多好。自己磕伤了就不怕了,又能给别人治疗,让别人也少遭罪。打那以后我就一有空闲就帮丁老师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丁老师很喜欢我,加工中草药的同时,也教给了我一些中草药知识,渐渐地我对传统的中草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我对中医疗伤痴迷,在14岁上中学时被街道居委会推荐为卫生员,放学以后背着小药箱子,走东家串西家,给他们送点药,扎扎针灸,拔拔火罐深受街道大爷、大娘的欢迎。中学毕业17岁进工厂参加工作,被车间领导推荐到厂医院学习做不脱产的“赤脚医生”。那时的工作早、中、晚三班倒,下班后我还要到“七?二一中医大学”参加学习,时间很紧张,人也很累,但是心里面很是高兴,就是因为学到了许多中医知识,为从事中医医疗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公休日的一天,我带了一个玉米饼子,一点咸菜,一小瓶水。拿着挖草药的工具,步行走了30多里到了青岛远郊区的崂山采草药做标本。到了半山腰遇到了一个60多岁的采草药的老人,看到这个老人满面红光,精神饱满,交谈中得知他姓李,又感到他特别和蔼可亲,他又教给我什么是丹参、半夏、卷柏、生地辨别要领及生长环境等等。下午我们一起下了山,来到一个村子路过他家时他热情邀请我到他家里坐坐休息一会。进了他住的房间后,闻到了房间里散发着浓郁的中草药香味,整个房间的墙上全挂满了他采的中药材。小息片刻后,他一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以后取出一个用多层牛皮纸、油纸包着一个毛茸茸的物件,我当时不认识,只闻到一阵扑面而来奇特的香味,那个香味你只要一闻就永远忘不掉的。








 
我小心翼翼将它托在手中,怯生生地问他这是什么东西?李老师笑嘻嘻很神秘地告诉我说:“这就是天然野生麝香”,我听了后非常惊讶!这就是在民间传说的麝香、牛黄、犀角、猴枣珍贵中药四大天王之一,当时我两眼放光非常激动,捧宝贝的手一直在颤抖。李老师轻轻将麝香包好放回到锦盒里,他看出我非常喜欢,他说你与这件珍宝有缘可以承让与我。我问他需要多少钱,他说200元就可以了。我听了后特别高兴,握着他的手连声说谢谢。我对他说回去准备好钱就来取。
离开李老师家走在路上,心里想我每个月的工资才21块钱,就是不吃不喝要攒近一年。回家以后把我在山上遇到李老师看到珍宝麝香的事情给爸、妈讲了。他们听说后都很支持我。从此以后我在工厂里省吃俭用,食堂里的菜有五分钱一份的,有一毛五一份的。我只吃五分钱一份的,鞋子、袜子破了也舍不得买,缝缝补补再穿。经过大半年艰苦努力,在家人的帮助下,终于将200元钱攒齐。选择了一个好日子,带着钱兴冲冲的来的李老师的家里。将宝贝取了回来,当时心里那个美啊,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为了把宝贝保存好,避免香气挥发,我找了一个玻璃的罐头瓶子,把底下铺好棉花,把麝香放进去将瓶子口封紧。这样一来我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它,二来香味不会挥发。香味在,药效就在。
玄玉山人与华夏网风风雨雨渡过了12个春秋,有苦、有乐、有开心、有沮丧。华夏网是大地肥沃的土壤,只要你是一颗种子一定会在华夏网生根、开花、结果。
我是华夏【联盟商户】的一员,联盟商户举办的各项活动我都会积极参加。不会写文章,也没有什么文笔章程,就是实话实说,希望各位老师别见笑,玄玉山人就是这样一个笨人。这次上传的照片是我在2月13日拍照的,拍照时将我珍藏46年的野生麝香拿出来现场拍照,当时整个房间飘逸着浓郁甜香的麝香味道,几天过后仍就“余香绕梁”---美极了。
王文农,湖北大冶人。 1930年入武昌艺术专科学校,1933年毕业後投考京华美术学院,1937年毕业 。为齐白石、贺履之入室弟子 。忿於北平沦陷,南归任教於大冶县中学,後辗转至武汉执教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湖北分会理事,武汉市美协顾问、市文史馆馆员、市政协委员 。擅诗、书、画、印 。多写梅兰竹菊,尤擅风雨竹、风雪竹 。被书画界称之为“当代竹王”。有作品为新加坡李光耀收藏。我与王文农老师1993年在武汉结缘,老人偶的眼疾,左眼已近失明,所以在作画时戏称自己“半盲人.....落款”,经我用所学中医之术为他恢复了视觉之明,老人感激不尽,继而结为忘年之交,临别之际送我这幅《风雪竹》。第二年春天,当我再去武汉,得知老人已驾鹤西去了.... 惜之我师......痛哉我友!
这幅画作我以保存二十多年,也是我与王老师永久的纪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