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毅薪的陶艺天下 十月刊

2016-02-04    来源:未知    编辑:文化CHINA
袁毅薪的陶艺天下 Yuan Yixins ceramic world 文:木子 在历史书中无数次抚摸过的地方今天就在眼前了景德镇,一个极有历史文化含量的名字,一个对人类有着极为独特贡献的地方。景德镇,
袁毅薪的陶艺天下
     Yuan Yixin's ceramic world
 
                                                                                                                                                                                                                                                                                       文:木子
    在历史书中无数次抚摸过的地方今天就在眼前了——景德镇,一个极有历史文化含量的名字,一个对人类有着极为独特贡献的地方。景德镇,原名昌南镇,本属于古浮梁县的一个小镇,然而,春色满园关不住,因为它独具品位的瓷器被宋真宗爱不释手,真宗皇帝突开圣口,居然以自己的年号(景德)封昌南镇为“景德镇”,据说,古代以皇帝的年号加封一个地方,天下只有两处(另一处为“绍兴”)哟……那时,这个瓷都圣地可真算是景德的私爱呢,景德瓷都,天下独步!
    走进景德镇,目之所及,怎一个“喜”字了得,一排排青花瓷灯柱,玉树临风,肃立街头,光照大街,高洁清新之感迎面而来,广场上或为影青瓷柱,或为瓷兔望月,无处不见瓷的玉姿,向人们传递着丰富的信息:这就是著名的景德镇瓷器的出产地。那份高雅,那份讲究,那种独具的匠心令外乡人既羡且妒……

    看瓷器最好是去窑里看,景德镇的官窑、私窑都非常有名,转过几条街,我们来到了官窑所在地,走进窑区,只见一群工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这群工人可不一般哟,好多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很多都是已很有名气的艺术家,从事泥塑的、绘画的、雕刻的……既是标准的工人,又是出色的艺术家,我一下子明白了景德镇的瓷器为什么独步天下了……
    袁毅薪的祖上曾是嘉道年间御窑厂的得力干将,在景德镇这个陶瓷的海洋里,几乎所有人从出生就接触陶瓷,所以从小耳闻目睹,就喜欢上了陶瓷。记得小时候不小心碰碎父亲珍藏的一个瓶子,当时小袁毅薪吓哭了,父亲看着他这样子,也没有过多的责怪他,慢慢的把碎片一块一块捡起来,小心翼翼的又粘到一起。后来听母亲说那个瓶子是父亲的一个老朋友所画,瓶子的瓷胎是父亲亲自做的,也属于他们二人合作吧。那件东西是袁毅薪家留下的他们两人的唯一一件纪念品。听完母亲的叙说,小袁毅薪就下决心,也要做一位陶瓷人,也要自己做陶瓷。
    袁毅薪自己偏爱传承千年的古陶瓷,从小看的古代的东西也多,所以就以仿古为主,尽量把传承千年的古老艺术传承下来,从采土、做泥、拉胚、上釉、彩色等等。都尽量做到跟传承一样的工序。当然自己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作品被业内人士认可,被那些所谓的专家打眼。袁毅薪做的仿古陶瓷曾获过仿古陶艺比赛特等奖。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现代机械工艺的进步,做仿古这一传承工艺也被现代工艺取代。人们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渐渐地就没有多少人再做传承工艺了,让袁毅薪担忧的是如果不好好传承,也许再过二十年像他这个年龄喜欢传统工艺的人,由于年龄的关系,也没有精力再做,那么这一工艺传承让人担忧啊。
    中国梦是近代以来中国全部历史走向的主题,是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集体的潜意识、民族的共同追求。文学艺术的使命就在于为人民放歌,为祖国呐喊,为民族助威,为时代存照。文艺工作者应该感受时代步伐和人民愿望,围绕中国梦,讲好中国故事。
    景德镇有两千年的冶陶史,一千年的御窑史,这条路走得坎坷而辉煌,浓缩了中国的实践、中国的历程,是具有独特面貌的城市变迁故事,是一个值得说给全世界听的中国故事。袁毅薪担心的问题不是没有道理,如何传承景德镇这一享誉世界的历史名片,是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文化建构。
    中国故事很精彩,值得写,值得说,值得讲。中华文明独树一帜、极其辉煌;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中国在历史上和现实中都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亲和力。千年瓷都景德镇的故事折射出中国命运、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价值、中国奇迹。
     景德镇的故事里有中国实践与中国历程。景德镇从东汉末年开始烧瓷到现在有两千多年,从1004年称“景德镇”到现在也有一千多年。景德镇的瓷是高温瓷,是用浮梁的柴火烧的。但木材不是焦炭,怎么可能烧到一千三百摄氏度以上呢?但它偏偏就烧到了一千三百摄氏度。因为古窑的窑膛很大,烟囱很高,烟囱在窑膛里拉出了一个火道,在火道上是一千三百摄氏度,其他地方则是一千二百摄氏度、一千一百摄氏度……瓷器放在窑里的位置就很有讲究,放什么地方要凭“满窑师傅”的经验,而火候的掌握则是靠“把桩师傅”的经验判断。一个技术问题中包含着深厚而精彩的文化内涵。
    历史上景德镇不但是官窑,而且是御窑。用柴火烧瓷再好的师傅成品率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五十,因此,为皇帝烧瓷器一次要烧十件甚至更多,希望总会烧成一件送进皇宫。那么其他烧成的次品到哪里去了呢?皇家的瓷器是不能流到民间的,只能就地打碎。打碎还有规矩:先用锐器在底部戳个洞,然后用钝器敲碎。打呀打,就这样打了几百年,打成一个文化堆积,据说方圆有六平方公里,十六米高,从明初、明中、明末到清代层层堆起来,非常壮观。这些文化堆积是和生产场地连在一起的,在全世界独一无二,是极其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
    景德镇作为千年瓷都的文化价值可以概括为两个世界上的“独一无二”:首先,景德镇地面和地下至今保存着的大量的瓷器,其数量之大与质量之精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其次,这里保留着完整的瓷器生产工艺体系、原料、燃料供应体系和瓷器销售体系,以及与此相应的大量的古窑址、古作坊、古街巷、古建筑、古店铺、古民居、古衙门、古码头等遗存,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因此,景德镇故事是历经千年历史积累的文化资源。千年瓷都故事里有中国的实践与中国的历程,是中国梦的一个很好的载体,是可以亮给世界的中国文化名片。
    袁毅薪不仅长期浸淫在陶瓷世家的艺术熏陶下,更受到学院派的专业训练。他的作品风格朴素庄重,典雅俊逸,深受国内外收藏家的青睐,部分艺术作品还被作为国礼瓷赠送外国领导人。
    也许是袁毅薪偏爱古瓷的缘故,一直寡言的他说起古瓷如数家珍:元明时期的瓷器大体潇洒自如,具有随意性,写意性较强,西方有些艺术家把明代瓷器看作抽象派绘画的鼻祖,明早期和中后期的瓷器上的图案具有抽象的风格,但是到清代以后,特别是康熙、雍正以后,图案开始规范化,风格截然不同了,袁毅薪说:陶瓷装饰风格的形成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统治阶级的爱好,官窑的装饰往往影响民窑,民窑的出现早于官窑,但官窑以民窑为基础,开始是受民窑影响,且官窑是一代能工巧匠做的,艺术性、工艺性比较高,这时候民窑又开始模仿它。因此,装饰形式、风格与统治者的爱好有关。比如说,嘉靖皇帝崇尚道教,那么他的装饰画面多是八仙、八宝、鹿、云鹤等,都是长寿的。第二个原因是整个工艺上的时尚,元代的工艺美术,包括绘画艺术,它是比较博大的,造型饱满,所以它以丰满、饱满为特征,元代的仕女都是胖胖的,元代美术工艺的外部线条以球形居多。宋代的东西是十分秀雅的。元代瓷器又饱满又清秀,既有唐代的风格,又有宋人的风格,是一种创新。明代同样如此,这与工艺美术的时尚有关。第三个原因是,工艺的制约,有的东西达不到,陶瓷工艺的制约性带来它的特殊性和艺术产品的风格。此外,还有人们的审美情趣等‘
    袁毅薪为了他的仿古陶瓷梦,斥资和朋友成立了景德镇薪祥陶艺有限公司和会所。希望把它打造成手工陶瓷制瓷技艺的传承基地以及陶瓷文化产业示范基地。他们会把历代传统手工制瓷技艺和历代生产过的瓷器种类全部展示出来,不但有仿古瓷,更有创新产品。他们希望这个基地在两年内可以建成,让人们来到这个基地后就可以了解景德镇历代生产过的瓷器品种,以及景德镇当今的陶瓷艺术发展情况,为瓷都增光,也为其在世界上的地位添彩。
  



 
1